圣诞节的隐忧,中国目前还是解决不了

作者:admin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7-12-24 20:32:38
这音网

 不知不觉间,又到了年末岁尾。而有关“圣诞节”的各种商业活动,亦铺天盖地席卷而来。近些年来,包括万圣节,情人节,圣诞节在内的一大批“洋节日”,在中国的影响力却是越来越大,就算跟一些中国传统节日相比,亦不逞多让。

那么,这些西方节日到底该不该过呢?

说实话,对于父亲节、情人节这样的西方节日,我并不排斥,不过对“圣诞节”这样有很浓宗教色彩的节日,我则要说:“过可以,但必须是一个中国化的圣诞节”!

我相信,每一个对西方那些“套路”有所了解的中国人,都会跟我有同样的答案。

事实上,西方国家利用“宗教”开路,对别的国家实行渗透和侵略,早已不是什么秘密。

就拿基督教清末时在中国的传播来说。

第一个进入中国大陆传教的英国伦敦会传教士马礼逊(Robert Morrison),从到中国的第二年起,就与从事鸦片贸易的英国东印度公司接触,从1809年到1834年该公司被取消垄断权时为止,直接受聘该公司,任秘书兼翻译员。1825年11月,马礼逊写信给伦敦东印度公司董事会:“我在中国漫长的十五年里,依照你们在那里的职员们的要求,常常冒着个人生命的危险和痛苦,忠心耿耿地为贵公司的利益服务,整个公司以及广州当地的商人可以证明。”由于他对该公司“精诚效力”,其年薪很快就从五百英镑升至一千英镑。

德国传教士郭实腊(Charles Gutzlaff),不仅充当鸦片贩子的翻译,更是直接参与了鸦片的推销活动。他曾多次出入中国沿海,参与大规模的鸦片走私活动,同时刺探情报。1832年他到澳门时,许多鸦片商人争着请他带路到中国沿海去推销鸦片,待遇十分优厚。在英国剑桥大学图书馆里,仍然保存着英国鸦片公司1833年夸奖郭实腊的信,其中提到:“郭实腊博士给我很大的帮助。现在生意越开展,他的帮助越需要。他的热情是无限的,但未免太大胆,太敢干了。

1840年,当西方殖民者用坚船利炮轰开了中国的大门后,大批传教士更是随之乘势拥入,并开始上下渗透。他们不仅公然在中国广阔的领土上建立据点,深入到各个城镇和乡村,变外来为内在,更是强取豪夺,对中国进行大肆搜刮。当然,人家名义上,这些搜刮来的财富都是献给“上帝”的。

在这种大背景下,各种“教案”层出不穷。根据现有的历史资料显示,到十九世纪末,单是外国传教士在中国挑起的大小教案就达四百余起。

也正是因为“传教士” 的无恶不作,义和团运动兴起后,重点打击对象之一,就是教会和那些外国传教士。

近些年,对于当年的“义和团运动”,网上不乏贬损的声音,说什么“这是中国人愚昧野蛮的表现”,但大家知道吗,当义和团运动兴起后,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,有一位“大名人”,不但没有谴责义和团运动,反而大声为其“叫好”。没错,他就是《竞选州长》、《百万英镑》这些脍炙人口小说的作者“马克吐温”。

马克吐温是“反基督人士”吗?

答案无疑是否定的。事实上,马克吐温之所以会支持义和团,就在于他早已看透西方国家向中国传教所包藏的祸心。

正像他在《给坐在黑暗中的人》一文中所写的那样:

“传教士在华的行为,正是具体地表现出一种亵渎上帝的态度,其可怕与惊人,真是这个时代或任何其他时代都是无可比拟的。……把‘文明之福’推广到坐在黑暗中的我们的弟兄们。总的说来,向来都是很好的买卖。……用聪明谨慎的手段来经营,是一个聚宝盆。比较世俗的人所玩弄的任何把戏,这里面有更多的钱,更多的领土,更多的宗主权,以及更多的别种利益。”

虽然随着时间流逝,中国早已不是满清末期那个腐朽没落,饱受欺凌的中国,但,部分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恶意,并没有在时间的冲刷下消退。

传教这种成本低廉,效率极高的渗透方式,他们又怎么可能放弃?

比如最近和节目组互撕的演员袁立,大家都看到她为了尘肺病人捐款的善心之举,但很少人知道,她的团队在做慈善的同时,也在传教;

演员孙海英在屏幕上塑造了不少高大上的老革命,可现实中却是个基督的狂信徒,发表了许多匪夷所思的言论。

这些公众人物都深陷其中,民间的情况就更严重了,有的地方全村信教,而且信的不是正统的基督教,而是韩国传过来的那种邪教。

为何中国和梵蒂冈的关系一直无法正常化?一个最重要的原因,就在于梵蒂冈一直坚持,中国国内的基督徒应该接受其“领导”。中国基督教团体的高层人士,比如主教,亦必须接受梵蒂冈的册封和节制。

尽管梵蒂冈的相关条件被中国严词拒绝,但大家可不要以为事情就这样算了。宗教之所以厉害,一个很大的原因,就在于它可以通过对一个社会的不断渗透,最终让这个社会发生“自下而上”的深刻变化。

而“圣诞节”,毫无疑问就是推动这种渗透的最有效手段之一。

有些网友想必要问:“如果圣诞节,还有基督教真像你说的那么有危害,为何国家并没有对它们加以禁止?”

说起来,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并不复杂。

宗教也好,其他信仰也罢,归根结底是对“人心”的聚拢和吸引,中国历朝历代的统治者为何对宗教那么敏感?究其原因,正是因为这些统治者所代表的利益阶层,随着时间的流逝,尽皆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无数百姓的对立面。所以一旦有了某个新宗教出现,他们很容易就会失去“人心”,而没有了“人心”,也就意味着统治的终结。

有鉴于此,古往今来,无论中外,统治者对待宗教的态度无外乎两种,要么“为我所用”;要么“彻底镇压”。

不过,中国共产党的出现,却是成为了例外。因为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”,正是中国共产党最核心的纲领。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中国共产党对“争取民心”的重要意义,有着非常清晰的认知。

而无数事实早已告诉我们,中国的老百姓很朴实,也很实际。换言之,谁能带领他们过上好日子,谁能让他们获得更多的利益,他们的心就会向着谁!

蒋介石一家都信基督教,解放战争时期,西方更是几乎一边倒支持国民党。可结果呢?中国的老百姓还不是推着自己的“独轮车”,亲手埋葬了“蒋家王朝”!

所以,只要中国共产党的心里还装着“人民”,并把“老百姓的利益”始终都放在首位,那么不论何种宗教,不论何种信仰,都休想动摇中国共产党的地位!

所以,能够给出“宗教信仰自由”承诺,能够以包容的态度,对待一个个外来节日,就是中国共产党高度自信的最完美诠释!

总而言之,对西方文化,尤其是西方宗教文化的渗透,保有一定的“文化忧虑”和“文化警惕”,不仅合理,而且十分必要。但,“文化忧虑”和“文化警惕”并不等于“文化排斥”和“文化否定”。要知道,中华文明能够茁壮成长至今天,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,就在于我们善于学习,善于将其他文明的优秀之处化作“养料”,来不断滋养反哺中华文明。

圣诞节为何会受年轻人追捧?说白了,还不是因为圣诞节可以制造浪漫气氛,可以让年轻人尽情去“宣泄”!而圣诞节的这些特点,恰恰是偏于内敛和庄重的中国传统节日所缺少的东西!

正所谓“堵不如疏”,如果真想解决掉 “圣诞节”背后的那些负面隐忧,那么,打造一个充满浓浓“中国味”的圣诞节,未尝不是一个好主意!
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